《严河南》 http://sazintong.com http://sazintong.com/shiciku/783349.html 赤令风骨峭,语言清霜寒。不必用雄威,见者毛发攒。
我有赤令心,未得赤令官。终朝衡门下,忍志将筑弹。
君从西省郎,正有东洛观。洛民萧条久,威恩悯抚难。
苦竹声啸雪,夜斋闻千竿。诗人偶寄耳,听苦心多端。
多端落杯酒,酒中方得欢。隐士多饮酒,此言信难刊。
取次令坊沽,举止务在宽。何必红烛娇,始言清宴阑。
丈夫莫矜庄,矜庄不中看。

《严河南》 唐 _ 孟郊


  • 时间:2018-09-27 01:33:20
  • 来源:本站发布
  • 作者:孟郊
标签:严河南孟郊 孟郊|

《严河南》 唐 孟郊


赤令风骨峭,语言清霜寒。不必用雄威,见者毛发攒。
我有赤令心,未得赤令官。终朝衡门下,忍志将筑弹。
君从西省郎,正有东洛观。洛民萧条久,威恩悯抚难。
苦竹声啸雪,夜斋闻千竿。诗人偶寄耳,听苦心多端。
多端落杯酒,酒中方得欢。隐士多饮酒,此言信难刊。
取次令坊沽,举止务在宽。何必红烛娇,始言清宴阑。
丈夫莫矜庄,矜庄不中看。
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