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省上演秸秆“变形”记

作为中国“大粮仓”,河南的田野上,每年产生各类秸秆1亿吨,秸秆去哪儿是个大问题。全省大部分可用秸秆主要通

    作为中国“大粮仓”,河南的田野上,每年产生各类秸秆1亿吨,秸秆去哪儿是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近期,记者走进田间地头,追寻秸秆“变形”的踪迹。

    看秸秆“七十二变”

    经过多年来的探索,我省已实现秸秆“五料化”应用,一根根秸秆正“变形”为肥料、饲料、燃料、基料、原料等5种大有用途的物料。

    “目前,秸秆最简便的利用方式是就地直接还田。”6月17日,在有“中国小麦第一县”之称的滑县,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韩国凯介绍,连年来,当地绝大部分秸秆都采用这种方式处理。

    全省大部分可用秸秆主要通过农机直接还田,但堆沤腐熟还田等更有生态效益的方式还较为少见。

    还有部分可用秸秆则成了牛羊的饲料。河南是畜牧业大省。丰富的秸秆为畜禽养殖提供了饲料来源,特别是把秸秆通过青贮、微贮、氨化等方式加工后,变得多汁适口、营养丰富,成为饲喂牛羊等家畜的上等饲料。目前皓月、科尔沁、恒都、伊赛、巨尔、花花牛等一批养殖企业,利用秸秆作饲料,数量逐年扩大。

    秸秆可“变形”为环保燃料

    6月11日,位于兰考县的瑞华电力厂区,迎来了满载小麦秸秆的大卡车。一车车麦秸秆被运过来,与其他生物质混合后输送至发电机组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对每批秸秆化验水分、灰分和热值。”该企业负责秸秆收购的工作人员冯振宇说,今年小麦秸秆质量好,平均1.6公斤秸秆就可以发1度电。

    在兰考当地,另一家名叫鼎洁生物质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里,也堆满了小麦秸秆。秸秆粉碎后,与花生壳、玉米芯等农业废弃物的粉碎物混合在一起,被压制成一种新型环保燃料——生物质颗粒。

    “这种燃料燃烧起来几乎没污染,可替代散煤使用。”该企业负责人刘凯说,这种生物质颗粒每吨能卖近700元,可供电厂、锅炉、壁挂炉使用。

    小小的秸秆既可固化成型,也可燃烧发电,还可沼气化利用。目前,全省19家生物质发电厂,每年燃烧100余万吨秸秆。72家大型沼气工程、29家成型燃料加工厂,每年又可转化230余万吨秸秆。

    秸秆还可“变形”为培养食用菌的基料、纸张、板材等物料。

    在位于洛阳市洛龙区的食用菌企业奥吉特的车间里,一排排硕大的褐蘑菇长势喜人。长满了白色菌丝的底层基料,为蘑菇生长提供了营养,而这些基料就是用小麦秸秆拌着鸡粪发酵而成的。

    河南是食用菌种植大省,秸秆用于基料,大有可为。此外,小麦秸秆用来造纸,早已有之。而以秸秆为原料来加工板材,在我省信阳等地也变成了现实。

    推动秸秆综合利用形成产业链

    “目前,全省秸秆利用还是以就地直接还田为主。”省农村能源环境保护总站负责人宁晓峰认为,虽然我省秸秆资源丰富,但分布太散,有限时间内收储成本高,制约了“五料化”深度应用。

    他认为,为了推动秸秆综合利用,要搭建起从收储到利用的链条,形成产业链,“如果收储量达不到一定规模,经济性差,就不合算了。”

    目前,在我省部分地区,秸秆收储正逐渐推广开来。

    5月29日,在新蔡县砖店镇的麦田里,收割机刚收过麦子,一辆秸秆打捆机就紧随其后,秸秆被自动打包。一捆秸秆能卖1块钱,当地农民多了笔收入。

    今年新蔡种植了130万亩小麦,麦收后,产生了大量秸秆。为便于收储,当地建设了12个秸秆收储车间,每个车间可储存20万吨秸秆。当地的企业除了用秸秆喂牛,还利用秸秆与畜禽粪便厌氧发酵生产有机肥。

    在南阳,今年小麦机收后,当地减少了秸秆粉碎还田,增加了机械打捆后再利用。南阳农机局负责人介绍,这样做不仅减少了秸秆全量还田带来的病虫害加剧、下茬作物出芽率低等弊病,还解决了养殖业的饲料难题, ,增加了农民收入。

    构建循环农业发展新格局

    “过去不存在秸秆去哪儿的问题。”省农科院植物营养与资源环境研究所所长张玉亭说,过去的小农经济,就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循环农业,用秸秆沤肥、烧火、喂牲畜,实现了秸秆就地综合利用。

    张玉亭认为,目前,化肥、饲料的大量使用,虽然提高了产量,但循环链被打破了,影响了可持续发展。

1.融易资讯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融易资讯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融易资讯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融易资讯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融易资讯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
微信扫一扫,关注我们
推荐图文